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祝灾区人民早日度过难关

努力工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理想与现实  

2007-02-02 02:08:46|  分类: 真我风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月前,我忽然收到X君的贺卡。上写着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。请君暂上凌烟阁,若个书生万户侯。”字体还是像初中时那么飘逸。伊初中时因为英文写得太飘逸而饱受英老师的批评。然而他还是我行我素。“你太自我封闭了”,我对他说。然而大四毕业时我也收到了同样的评价。追梦人,他的QQ昵称。准确地说,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。

高三时,由于高考压力,我们俩都有点神经质。于是有空就打架。碰面时我吼一声“狭路相逢”他吼一声“勇者胜”,然后开打。美其名曰“搏击”。自然,体质羸弱的我不是肌肉发达的他的对手。然而我总是死拼到底,以至于有一次被他打得全身乌青。最后他自己也看不下去了,把他母亲请来郑重其事地道歉。“这么倔强干什么。”最后我们成了好朋友。因为我们之间有着惊人的共同点。比如说固执,好听点就叫执着。

高考时我们都发挥得不错。然而我们填报的不同志愿暗示着我们在生活方式上的分道扬镳,也决定了接下来四年的不同大学经历。我高考完就开始反思,最后得出结论:我的一切的痛苦的根源在于对自己提出了过高的、不切实际的要求。于是我形成了处世三原则。在这个基础上,经过与父母的讨论,我决定不填报上海交大。因为那样只能读我所不喜欢的农林专业。我也不相信表哥的说法“先进去再说,以后可以转专业”。我认为“转专业”对我来说是不切实际的想法。结果我同意老爸的看法,决定填报浙江大学计算机系。当时被周围很多人批评,“太过保守”“不敢赌一把”云云。然而我知道,经过高中三年的一系列折磨,我的青春已经经不起赌博了,我也不想再过高中那种滥用意志和执着的性格,整天生活在压力之中的生活了。

我需要一种全新的生活。在那里可以率性而为,没有强迫,没有激烈的竞争,没有任何自我强迫,没有巨大的压力和不确定性,一切都可以预期。正是在这种情绪的支配下,我开始看老庄以及其它哲学方面的书。我在大学四年里没有考GT(根本没有出国的念头),没有恋爱(觉得太累),作息很有规律(本能地厌恶熬夜以及其他一切不确定的东西),不承担任何力不能及的责任(班级活动的组织一概不参加,因为我相信存在更合适的人),很少甚至从来不跟人讲我过去的事(包括我的室友)。这一切的消极后果就是所谓的“狼孩现象”:当一个人长期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后,他的反应力,EQ IQ以及其它各种Q都会明显地下降。当然,积极的效果也是很明显的,至少在大四毕业之前,我认为我活得很充实并且很开心。

而他仍然决定“拼一把”,报了上交的农林专业。于是学习努力,成为系里第一,然后转专业--然而失败了。似乎当时上交的转专业限制得很严。直到大三,他才转系成功,转到了法学系。然后考GT,准备出国。虽然失败了,但是毕竟尝试过了,也是一种宝贵经历。他的生活方式恰恰是我反思后加以摒弃的――如果一件事看起来没有希望成功,那就没有必要去做,省下的精力享受人生,或者做更有把握成功的事情上。人生苦短,为什么要把宝贵的精力花在注定要失败的事情上呢?毕竟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人的青春应该好好规划,而不是图一时之快,在一次又一次豪赌中消磨殆尽。

然而,现在回首往事,我在一次又一次的保守估计中放弃机会,与幸福擦肩而过,怎不令人痛心疾首!“不能让历史重演。”我总是在心里默念这句话。是的,然而斗转星移,物是人非。抱着过去的经验教训不放,又与墨守成规有何区别?一个一成不变的生活图景,一个没有意外的人生旅程,真的是我想要的么?

于是,我回了他一首陆游的《诉衷情》。“当年万里觅封侯,匹马戍梁州。关河梦断何处,尘暗旧貂裘。胡未灭,鬓先秋,泪空流。此生谁料,心在天山,身老沧洲。”

据可靠情报,伊已经找到另一半了,很好,祝他们幸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